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明末球长

第646章 首先,得有钱    文 / 一脸坏笑 更新时间: 2018-05-17 07:10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小乱避城,大乱避乡,说的是历来老百姓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,一旦有战争,小乱子的话,躲进城里,有城墙的保护,可以保证生存,而比较大的乱子下,那些贼兵屁民很可能打破城墙,杀进城市,那么就最好躲到乡村,将钱粮藏起来,希望可以熬过去。

    越南这个地方,所谓的城墙,可能连中国一半的程度都没有,这既是技术上的不足,经济的凋敝,也是现实需求的没必要,有城墙,意味着有大量脱离农业生产的人口,在后世就是所谓的城里人。

    战争对越南各地的经济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,如果是以前,还可能是大张旗鼓的调集物资,准备妥当后,再开始动手,尽量不影响民生等等。

    而以共和元年为起点,全世界的战争态势有了一个改变。

    许多国家,在被突然塞入了大量先进武器后,一下子爆发了无数内战,无论是宗室的野心之战,将军的清君侧之战,还是邻国之间为了争夺一块体育场大小的土地就开片,都突然的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在后世的共和国历史上,是这样记录的,“世界人民求取自由,争取自由,追求民族解放的理想,是那些封建地主贵族无法压制的,也理应得到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,追求皿煮的人士的支持,我们以大义,支持那些人民反抗暴政,打击那些暴君,最后,在合法授权下,接受那些国家自愿的加盟进入中国版图,是合理的,是合法的,是合情的,自由万岁,皿煮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而实际上,之所以长老们的魔爪到处,就掀起无数血雨腥风,原因也很简单,打破平衡。

    原本一个不受重视的宗室,如果突然发现,自己的十几个人,七数字,他不禁有些颤抖,咽了口唾沫,说道:“那麻烦您楚公子,咱们一点点的对账吧,不是不信服您,我是打算搞清楚,就怕您手下有从中……”

    木容山蔑视的看了一眼这个老头,这老头不知道如何说动的郑准,将许多要害部门都从自己手里拿走,交给了这些越南的投靠带路党,不过,这些人似乎有些脑袋不清楚啊……作为砧板上的肉,居然觉得自己可以做主人?

    “我还要回屋玩女人,哪有空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木容山丢下了他们,招呼几个汉商派来的伙计一起走人。

    那个老头看见了,却是依然在喋喋不休:“公子,你就这样走,如果将来账目不清,那责任可就不在我了。”

    木容山说道:“滚……”

    一干人等就这么离开,倒是让几个越南人有些心头火气,他们卖身投靠,可不是学雷锋,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而来,他们原本养好精气神,摩拳擦掌准备在交接时候,好好的将账目往自己这边有力的侃下来,哪怕不做假账,这里的花活也太多了。

    一位银行家为了给儿子解释,为什么作为银行家,什么都不做,单纯的保存储户的钱,就可以获得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他让儿子去银行拿一块肉出来,跟着再放回去,然后让他看看,他手上是不是很多油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只要是长期在金钱圈子里打滚的人,都心知肚明,谁距离金钱最近,谁就最有金钱。

    但是准备了许久的各种说辞,各种鸡蛋里挑骨头的手段,各种超级大招一点用也没有,人家根本不接你的招儿。

    他们面面相觑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全都彼此对视一眼,看在心底,发财的良机不就在眼前了吗。

    他们都算是半个汉人通,梳理起账目并不难,而且钱的来源都是长老们输入的,一直以来缴获和税收基本上没有,支出账目问题就多了。

    许多都是死账,或者说无法核对的账目,他们总不可能一家一户去询问之前给你们家的烧埋钱是多少。

    至于各种采购等花销,也是大手笔的开支,这些越南人开始兴奋的对比账目,就不知道下面会如何开展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现在,算是清闲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包公公坐在那,热水泡脚,还有个美少女卫生队的女子在那揉搓,不时的很贱的做出舒服如升天的表情,不过时刻看向另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哪有,卫生队还是我们在管理嘛,除了我们也没人懂。”

    “钱归了你岳父了,军火库也给了他了,粮库也给了,可以说,我们只剩下港口这么一点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拿去,反正我也烦了,等着别人来收拾残局就是,累了好几个,我要好好的休息,好好的玩,至于卫生队,我可跟你说,这可是我的心血,你不许抢,后方还有人闹着不许让咱们吃独食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管啦?感觉这样很吃亏啊。”

    木容山冷冷道:“帝都那些人你还不懂?挑动土著斗土著的技能点简直爆炸,肉烂在锅里,钱被他们拿走,和在我们自己手里,有什么区别?无非是左手换右手,对于这一点,我深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包公公笑了笑,说道:“他们以为可以趁机捞一票,但我看十有八九是要完蛋的,别的我不懂,鸿基附近的物价十有八九是要猛涨的,想稳定住局面,还不能损害军事备战,需要神微操,而这个时代,越南不可能有神微操,你小心点,别让你岳父吃掉咱们就是了,反正我是不会离开我们的船的。”

    木容山说道:“扣着他女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切,真是要动手,别说一个女儿了,女儿还可以再生啊,谁在乎,你说,这郑准这家伙,为什么现在就对咱们开始防备排挤了?”

    木容山说道:“又有信心了呗,现在他也是几千人枪了,哪怕咱们断了他的援助,打下越南的难度真心不大,如果不算上送去河内的那批的话,但是河内的训练不足,怎么可能是对手,所以,这个时候开始内部搞事看,是非常正常的,我都不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包公公说道:“下面如何?忽悠那些人去闹饷?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绝对的肆无忌惮,但脚下原本跪着的少女的脸色越来越差,其中一女一紧张,将水泼在了盆外。

    木容山低头一看,似乎发现了什么,说道:“呦呵,咱们好像说的太多了,瞧把这两个妹子吓得。”

    两个少女已经被培训的差不多,起码汉话能力不错,大概能听懂两人在说什么,这种事情,自然是不敢听了。

    包公公也是淫笑一声,他在越南待久了,对这里的男人可以对女人予取予夺的习性早已浸染习惯,两个已经从宅男阶段走出来的家伙对视一眼,说道:“小仓,我带你到我房间,我帮你指导一下工作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他就大大咧咧的站起,拉着起了个艺名叫做***的卫生员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木容山也毫不示弱,拉起旁边的***,也进了自己的卧室而去,额,在长老们的范围内,只要是这种让他们起各种奇怪的名字的女性,基本上都是心知肚明的某个人的猎物,诸如小仓,小井之类的名字,几乎是天天有重名的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带着美少女卫生队进屋做什么,当然是进行卫生培训了,为下一步的大规模作战进行准备嘛,别管别人信不信,反正我们是信了。

    郑准此时却非常兴奋,那个汉人女婿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将大批物资金银让了出来,还有军火库里的家伙,这意味着巨大的成功,别的不说,随着进一步的夯实实力,郑准按照自己以往对于自家军队的理解,只要下次最好准备,就不怕任何的对抗。

    犒赏三军,赏罚分明,拉拢嫡系,准备作战,这些事情,简直是个小孩子都能说的头头是道,但是,首先,得有钱。

    
【好看的小说都在这里——免费小说网(https://www.mianfeixiaoshuo.com) 手机版:m.mianfeixiaoshuo.com】
欢迎您的到来 免费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弹窗广告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让你更好的阅读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