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言情·爱情 > 娇商

第二十章 惊险一幕    文 / 流星下的愿望 更新时间: 2018-05-17 07:17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苏家村的男女老少齐心协力,分工合作,伐木材的,编草缮子的,短短两天的时间,被大水毁坏的家园初见不同。

    原本被水流冲刷干净的地方搭起了简易的帐篷,升起了简陋的灶台,仅存的粮食也在苏宛芷的计算下每天分配定量,确保满足身体的基本需求。

    多日的患难与共使苏宛芷逐渐被村里人接受,完全融入了苏家村这个大家庭。

    至于以前她被苏婆子破坏的名声?也因为在洪水中的表现,在人们心里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倒是预测洪水到来和逃亡路口的抉择这两件功德无量的事情,苏宛芷特意交代苏有德一家子不要说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自己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会发大水,难道要说自己重生了?那会被当成妖怪烧死。

    要说自己梦到的?怎么可能,有谁会无端端的相信那么离奇的梦境。

   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她是懂的,在没有完全强大起来,强大到拥有别人不可撼动的地位,一个人的力量太过渺小。

    好在苏天宇和苏有德不是多嘴之人,也没多问,苏宛芷稍稍心安。

    不过,不高调并不意味着她会任由别人欺负,她可不是圣母,该反击的时候毫不犹豫绝不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苏家

    苏老夫人孟氏要接大小姐回来的消息传遍了,柔亭院中的茶具陶器紧跟着换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太婆,和我较劲儿上瘾了。”赵羽柔眼里闪过一丝阴狠,“赵妈妈,既然我给这老虔婆脸面她不要,索性不留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在赵妈妈耳边耳语几句,赵妈妈边转身出了府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除却孟氏派出去寻找苏宛芷的下人,又有一拨人悄无声息的出了苏安城,一路向北快速奔去。

    至此,苏宛芷还没回到苏家,关于她去留问题的争斗已经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孟氏此时怎么都没想到赵羽柔敢明目张胆和她这个老夫人作对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疏忽,差点给苏宛芷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夜晚的风轻轻的吹着,不似前几日的狂风暴雨,却恰如其分的吹散夏日空气中的燥热。

    白日和孟氏意见相左,苏永光不便忤逆母亲,心里憋了好大一股气。

    待到晚上在赵羽柔的柔亭院歇下,软玉温香在怀,当美人儿朱唇轻启,提及苏宛芷归家之事的时候,苏永光的火气顿时来了。



    没有苏宛芷在的几年苏永光手上的生意一路开了挂一样的顺遂,产业更是翻了数倍,顺风顺水的人生让他的自尊心骄傲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一想到苏宛芷回来会影响到苏家运道,他就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赵羽柔正是抓住了这个心理,故意轻声细语做出一副为苏永光着想的模样:“老爷,妾身不是故意和母亲作对,实在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您平日里的艰辛和努力妾身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就是不忍心看您这么多年辛苦的成果被大小姐打破,这才不建议她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每个月的月钱和吃穿等物,妾身一点不少的按时送了过去,所以我就想着,等到她及笄十五岁,找个好人家嫁了,既不耽误您的运道,对大小姐也好......

    苏永光静静的听着灯下美人儿全心为他打算,整颗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“柔儿,谢谢你,这么多年跟着我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赵羽柔轻轻抚了抚苏永光的胸膛:“妾身不委屈,能陪在老爷的身边是妾身的福气,我什么都不求,只求老爷多疼惜我一点,我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赵羽柔喃喃细语,声音越来越低,却听得苏永光越发愧疚。

    愧疚至今都没能给这个温柔解语花一个身份,这么多年,不管后宅女人有几个,都没有任何人能够顶的上赵羽柔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,赵羽柔稀罕的并不是苏永光的宠爱,而是那个空了十余年的苏家夫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赵羽柔在苏永光的怀里默默流泪,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薄薄的长衫:“只怕母亲不理解妾身的好意,怪罪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就好,母亲那儿我会去说的。”苏永光轻轻**赵羽柔柔软乌黑的长发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注意到怀中女人嘴角勾起的弧度。

    多年来,赵羽柔就是靠着这副温柔小意的模样维持自己长盛不衰的宠爱。

    苏家后宅角落的某个院落中,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窗前久久静立,他穿着青色长袍,腰间一条黑色绣金腰带,头发高高竖起,瘦削的脸庞上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窗被轻轻的推开,一个身材矮小的下人悄悄凑了过来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男子示意他离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从后院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黑夜笼罩了的苏家村渐渐安静下来,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们住进了搭建的简易帐篷。

    不多时,细细的呼吸声亦或是震天的呼噜声响起。

    苏宛芷目前就住在自己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因为苏家别院为、青砖瓦房的构造,使她在大水中没有被冲刷倒塌,现在是村里仅存的两座房子之一。

    苏宛芷还是住在原来住习惯了的西厢房,剩下几个房间收拾妥当,搭建起来简易的木板床,紧着老弱病残收留。

    夜里,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脑子里拼命的回想前世所经历的所看到的用以借鉴。

    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艰难了,虽说这个时代落后,虽说刚刚经历过灾难,但是想她接受过高等教育,有更先进的认知的人,总不能就这样凄凄惨惨戚戚过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的眼睛渐渐的闭了起来,缓缓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她才刚刚睡熟,就有一队四个人猫着腰进了苏家村,他们先是在村口地势高的几处帐篷打探一番,低头商量了些什么,然后进了村子。

    夜静悄悄的,人安然的睡眠,经历了大水冲刷的苏家村除却活下来的人们,再也没有任何活物。

    几个人很容易就避开所有帐篷里的人,摸进了村子。

    空荡荡平坦的苏家村里,苏宛芷居住的别院那么鹤立鸡群,几乎不用推测,就能知道那就是苏家别院。

    男人们相视一眼,径自进了苏宛芷家中。

    正房三间,住着十几个身体弱的老人,男人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新一些的东厢房,里面并排躺着十几个孩童,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以为苏宛芷已经在洪水中丧命,准备折程返回的时候,破破烂烂窗子都不挡风,被他们下意识忽略了的西厢房咯吱咯吱传出两声声响。
【好看的小说都在这里——免费小说网(https://www.mianfeixiaoshuo.com) 手机版:m.mianfeixiaoshuo.com】
欢迎您的到来 免费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弹窗广告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让你更好的阅读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